黃強:新中國教育學教材的歷史奇跡

《教育學》

王道俊  主編  人民教育出版社


推薦語

  本書受教育部委托編寫,是一部持續暢銷40年、具有經典性的、全國通用的高校教育學公共課教材。本書恰當地處理了科學性與思想性、理論性與實踐性、基礎性與前沿性、國際化與本土化等教材編寫中的系列關系,造就了其兼具普適性與個性化的特點。  


由我國當代著名教育學家王道俊領銜主編的《教育學》,自人民教育出版社1980年第1版以來,已推出第7版。經幾十次印刷并修訂再版,這部教材已累計發行600多萬冊,在我國自編的教育學教材中,創造了新中國教育學教材70年歷史上的一大奇跡。

2018年7月2日《光明日報》以《王道?。阂惠呑?,一本書》為題報道了王道俊的學術成就和先進事跡,這一本書就是他領銜主編的《教育學》。40年來,讀過這本書的讀者大多步入了教師行列,這使得這本書中的先進思想、理念、方法等通過教師的教育教學實踐行為對一代代中小學生產生了積極影響。所以,說它是一本惠及億萬師生的書,毫不為過。

這本書之所以能取得巨大成功,除了讀者支持、作者和出版者精誠合作、與時俱進等因素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即這本書有著先進的“主體教育思想”的堅實理論支撐。自20世紀80年代起,王道俊先生在領導《教育學》的編寫、修改與完善過程中,注重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分析傳統教育理論及其在教育實踐中普遍造成的忽視師生主體性的弊病,與本書另一位主編郭文安一道率先提出并形成了本書的編寫理念——主體教育思想。這一重視師生主體能動性、創造性的思想不僅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學理論的構建產生了重要影響,而且對高校教育學課程教材建設作出了卓越的貢獻。應該說,主體教育思想就是這本書的“靈魂”和“紅線”,并在每個時期的教育學教材更新中,得到越來越深入的貫徹和體現。

王道俊先生幾十年來都專注于教育學教材貫徹落實主體教育思想的研究,就在去世的前幾天,他還為新版的《教育學》整理出數十頁的“修改意見”。老人家可能實在是太累了,已經隱隱感覺到他不得不放下這本為之傾注了畢生精力的《教育學》了。在這份彌足珍貴的“修改意見”前面,王先生寫下了這樣一段話:“年齡也令我不能不同教材分手。但在剩余的日子里,如有可能,仍將繼續點點滴滴地記下修改意見,算作是隔世告別。其實,我不與教材告別,教材也會與我告別……”2017年6月22日,91歲的王道俊先生不幸去世。他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思想遺產,他獻身教育學教材事業的事跡和精神將永遠激勵我們前行。

從某種意義上說,王道俊先生用畢生的心血與智慧成就了這本《教育學》,這本《教育學》也成就了王道俊先生的學術人生。我們將進一步發揮這本《教育學》在普及教育科學知識、教師教育和教育學專門人才培養上的作用,為中國特色、中國氣派、中國風格的教育學教材出版體系的建立和完善而不懈奮斗。

 


精彩書摘

教育學是一門以教育活動為研究對象的學科。但教育不是一種自在的自然存在,而是一種極其復雜的社會存在,它是為培養人而人為建構的社會活動系統。

教育是一種主體性的活動,需要依據相關主體的境況與訴求來關懷人的發展,它要對人的發展的理想、目標做出應然的價值選擇,對人發展的途徑、方法做出應然的引領與限定。

人們對教育價值的追求與對教育規律的遵循并非水火不相容,相反,主體能動的價值選擇恰恰是建立在自覺遵循規律的基礎上的,而價值選擇又會影響與引領主體的踐行。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玩法